。゚ 翱翔ㄉ紫色夢

關於部落格
  • 59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空之戀═─《第九章》

在火影的那個時代……在火影的那個時代…… 〔報告,綱手大人!剛剛有了消息,那三位去取石頭的中忍已經回來村子了〕才剛接到消息的靜音並立刻衝進火影辦公室通報綱手〔是嘛!那就立刻將他們手上的石頭送到器具行去!〕〔是!〕綱手才一聲令下,靜音又馬上消失在火影辦公室了,此時鳴人和小櫻他們的消息也很靈通,一聽到石頭已經取回來了,他們便立刻到火影辦公室去找綱手〔綱手奶奶!那消息是真的嗎?石頭已經去取回來了?〕綱手一聽到這樣的語氣就知道是鳴人他們〔喔…是啊!那三位中忍剛剛才回到村子裡呢!不過你們的消息也太靈通了吧!這麼快就跑來這……〕綱手對他們的速度感到有點吃驚〔嘿嘿~還好啦!〕鳴人嘻皮笑臉的說著,但卻挨了小櫻一記的拳頭〔笨蛋!!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那一拳打的可不輕,可是讓鳴人吃盡了苦頭,不想再吃一拳了〔好痛喔……小櫻不要這樣嘛…〕〔我管你啊!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啊?還在那炫耀!佐助的事比較重要啦!!〕小櫻對著鳴人大吼〔好了,都別吵了…你們把這當哪裡啊!菜市場嗎?安靜點!〕看到小櫻跟鳴人不斷的在爭吵著,在一旁的綱手便看不下去的出來阻止〔呃…是…對不起……〕這兩人也知道自己錯了,便閉上了嘴巴。 〔唉…好了,竟然你們兩個都已經自己來了,那我們就去看看吧!〕綱手感到無奈的嘆了口氣〔呃…去看看?要去哪啊綱手奶奶?〕鳴人似乎聽不太懂綱手的意思〔當然是器具行囉!〕綱手從她的椅子上起身後,就帶著鳴人和小櫻來到了器具行。 當他們來了器具行時,看到的是掛滿許多兵器的牆面和聽到隱隱約約的敲打聲從店面後面的小房間傳來,而鳴人他們就跟著綱手來了後面的小房間,可是才剛踏進第一步,就感覺到了炎熱的空氣,和看到一名正在打鐵的鐵匠師,在這地方待上一分鐘多一定會汗流浹背、滿頭大汗,那就更不用說在這打鐵製兵器的鐵匠師了〔誰啊?這裡是不能隨便進來的〕那名鐵匠師似乎是現在才注意到鳴人他們的存在〔是我,綱手,我拜託你製作了一樣東西…我是來問問看,那樣東西是什麼時候會完工〕〔喔,火影大人啊!〕綱手講完後,就見那名鐵匠師像是立刻為剛剛的口氣道歉似的,立刻語氣就轉變了許多,此時,在身後的鳴人看到了這幕,便開始講起閒話〔哼…那大叔怎麼那麼善變啊?〕〔鳴人!你小聲點啦,要是被聽到了,那怎麼辦啊!〕站在鳴人身旁的小櫻,聽到了鳴人的話,便立刻用手摀住了鳴人的嘴。 〔嗯,火影大人,你所說的東西,我已經開始在做了,你看!我想再過3個禮拜應該就可完成了〕〔是嗎,那就麻煩……〕突然綱手的話都尚未說完,就被鳴人打斷了〔3個禮拜?大叔!你就不能在做更快一點嗎?〕鳴人很沒大沒小的對著那位鐵匠師講著〔鳴人!你…〕看到鳴人這樣對鐵匠師說話,小櫻本來是想出面阻止的,但是話又尚未說完又被鳴人先說了〔小櫻,你別吵!讓我講!大叔!!拜託你!〕鳴人再度用拜託的語氣跟那名鐵匠師說話〔不可能的…這已經是我用最快的速度下去做了〕那名鐵匠師回答著〔可是要3個禮拜!我可等不了那麼久!!我現在就想去救佐助回來!要不然…要不然…小櫻,會一直很沮喪的……〕鳴人講到後面的時候聲音愈來愈小〔鳴人…〕小櫻看著鳴人,原來,鳴人是如此在意小櫻的感受,這也是小櫻今天才察覺到的〔所以拜託你大叔!能不能做的再更快?〕鳴人又再度對著鐵匠師說著〔很抱歉…這已經是極限了…〕但是儘管鳴人求再多次,鐵匠師依然搖搖頭說著同樣的答案〔可是…〕鳴人本來想再求下去的,但卻被綱手阻止了〔夠了!漩渦鳴人!這件事我早就已經說過了,人家也很為難…〕綱手說到這,只見鳴人暗暗的低著頭不再說話了〔恩…那我們先離開了,剩下的就麻煩你了,3個禮拜後,我會再來的〕〔好的,沒問題〕綱手說完後,便轉身走人,則鳴人和小櫻也隨後跟了上去。 〔唉…3個禮拜啊…〕傍晚時,鳴人回到了家後就躺在床上,開始自言自語起來了〔好漫長喔!!佐助…你現在在哪?在做什麼呢?〕鳴人望著窗外的黃昏,等待著3個禮拜後的到來。 另一個時代…… 〔佐助,我回來囉!〕在不知不覺中時間過的很快,佐助感覺自己好像才回憶一下而已,怎麼馬上就傍晚了,而且紫櫻還回來了〔恩…妳回來啦…〕〔恩,今天好好玩喔!我們去玩了多遊樂設施喔,尤其是那個海盜船,當搖到做高點的時候,那種屁股快要離開座椅的刺激感,還有和那個…〕紫櫻又霹靂啪啦講了一推給佐助聽,但是說也奇怪,這時在佐助眼前的紫櫻彷彿不像之前的那個紫櫻,在佐助眼裡她就像是小櫻一樣,不管這次紫櫻講的再多話,佐助也不會嫌煩就不想聽,他反倒是很專心的在聆聽著。 〔紫櫻,洗澡水放好囉!趕快去洗澡了〕頓時,紫櫻的媽媽叫了紫櫻一聲〔喔,好!馬上來〕紫櫻答覆著媽媽,便又跟佐助說〔我等等再講後續給你聽,對了!佐助,我有買巧克力回來給你喔,來!拿去!〕看著紫櫻手上的巧克力,佐助就算在怎麼不愛吃巧克力,他還是勉強的收下了〔吃吃看吧,很好吃的!好啦!要等我回來說給你聽後續喔!〕紫櫻說完後,便離開了房間。 〔我到底……在想什麼啊?〕看著紫櫻離開房間的背影,佐助的腦海中那一瞬間似乎又想到了小櫻〔她……又不是小櫻…〕佐助摸著自己的額頭,似乎是想弄清楚自己的疑慮〔紫櫻…小櫻……這兩人怎麼會這麼像啊?〕佐助不斷的思考著他的疑惑,但終究毫無進展〔算了,想那麼多也沒用…她們就是不同的兩人啊…〕佐助說完後,便開始拆開紫櫻送他的巧克力紙盒,拿了一顆含在嘴裡,甜甜的…苦苦的…這是黑巧克力的滋味…但是怎麼含到一半,有個不明的液體從巧克力裡流出呢?這種涼涼苦苦……一股濃濃的香味…這是?!〔酒?!這巧克力裡面有包酒啊?〕佐助漸漸發覺自己身體有股熱熱的感覺〔不會吧…醉了嗎?我才吃一顆而已欸…〕除了身體感覺到異常的熱度外,佐助漸漸也開始覺得自己很想睡,頭很昏,便想先閉上雙眼休息一下,但…〔佐助,你怎麼了啊?〕就在佐助想休息時,紫櫻便突然出現在佐助面前,與佐助雙眼對上,讓佐助嚇了一跳〔妳!妳幹嘛突然冒出來啊?害我嚇了一跳…〕〔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我是在關心你欸…不過你是怎麼了啊?臉那麼紅?〕紫櫻好奇的問了佐助,但想也知道佐助是不可能說出來的,堂堂一位男生竟然才吃一顆有包酒的巧克力就快不行了,為了保住他的面子,打死他都不會說吧!〔沒有啊,我沒事啊……〕佐助回答的有點心虛。 而紫櫻已經問了佐助許久,但卻不見佐助願意說出來,就想要放棄〔是嗎?算了,不問你了…每次只要問到你的事,你都是這樣…都很不願意講……〕紫櫻的表情突然黯淡了下來,當佐助望向她時〔小櫻?!〕或許是幻覺,或許是自己醉了,又或者是因為她們長的太像了,他怎麼會將紫櫻錯看成小櫻呢?可是佐助好像並沒有發覺自己錯看了,便將紫櫻一手拉過來抱進懷裡〔呃…佐…〕紫櫻被佐助的突來動作給嚇到了,她原本是想叫一下佐助的,但是卻被佐助给先說了句話〔我好想妳…小櫻〕當佐助說完這句話後,紫櫻便發覺佐助好像把她自己誤認為別人了,而紫櫻原本應該是要推開佐助並告訴他,她不是他所想的那個人才對,但是她卻沒那麼做,這是為什麼呢?〔妳知道嗎?我好想妳…好想鳴人…好想大家…好想以前的生活,雖然在這邊有紫櫻陪我,但是我還是感到好寂寞…因為沒有妳…沒有那個超級大白痴…沒有大家…沒有以前那種溫暖、逗趣的生活,我…我…我真的……我真的好想回去……〕聽完這段話,紫櫻終於明白佐助心裡再想什麼了,原來紫櫻致所以沒有推開佐助是因為她想要給佐助一個單純好朋友的擁抱,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原來佐助並非她所想像的那樣如此堅強,其實他心裡是如此可望他能回去他的故鄉,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他會跟她說再見也不一定,直到現在才紫櫻發現這件事〔佐助…我…嗯?〕當紫櫻想跟佐助說幾句話時,才發現原來佐助已經睡著了。 紫櫻慢慢的將佐助拖到床上,讓他躺在枕頭上蓋好棉被…… ☆ To be continued(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