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翱翔ㄉ紫色夢

關於部落格
  • 59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空之戀═─《第十章》

紫櫻慢慢的將佐助拖到床上,讓他躺在枕頭上蓋好棉被紫櫻慢慢的將佐助拖到床上,讓他躺在枕頭上蓋好棉被〔佐助…總有一天,我們…會分開對吧?現在想想當初我們見面時,還真奇怪…只是因為一條項鍊,就把你帶到這個世界……而現在…你那麼寂寞…我是你的好朋友…我都沒發現…我真的是……〕紫櫻看著佐助的睡臉,想起了一些事,總有一天他們會分離,佐助會回到他原本的世界……。 而再下來的幾天紫櫻就一直再想該如何幫佐助,讓他不會再寂寞,結果終於她想出了一個方法。 同時在這時三個禮拜的時間也要到了,也是就在明天時空錶就會完成了,這消息讓鳴人和小櫻高興不已,期待著帶佐助回來的那刻。 隔早,紫櫻就將還賴在床上的佐助給叫了起來〔幹嘛啦…我還很睏欸…〕〔不行啦!你要陪我去學校,所以不能在賴了!〕紫櫻非常的堅持要佐助現在立刻起床陪她去學校〔喔…好啦!〕看到佐助從床上爬起開始準備換衣服時,紫櫻便先走到了門口去等他,佐助弄了好一會兒後,他們才從家裡出發去學校。 就當在要走到學校的時候,紫櫻就看到了她的好朋友井美〔井美,早安!〕紫櫻叫住了前方的井美〔紫櫻早啊!〕井美看到了紫櫻便停下了她的腳步,回頭向紫櫻道早〔嗯,對了!我像妳介紹一位我的好朋友給你認識!〕紫櫻突然說要介紹朋友給人認識,這點讓井美有些疑惑〔好朋友?誰啊?〕〔他呢…就站在我的旁邊,雖然妳看不到他,不過我還是介紹一下,他的名字叫佐助…〕紫櫻才講到一半,井美就覺得他怪怪,在她看來紫櫻身旁根本就沒有人啊?她怎麼會這樣說呢?而在一旁的佐助也覺得莫名奇妙,紫櫻怎麼會突然介紹起他了呢?她明明很清楚在這個世界裡,可能只有她自己看的到他而已啊!〔紫櫻,妳在做什麼啊?〕佐助問著紫櫻,她想知道紫櫻是不是還清楚她自己在做什麼〔我在幫你做自我介紹啊!〕紫櫻面帶微笑的看著佐助〔不是,我的意思是,妳知道妳自己現在在做什麼嗎?妳明明知道他們都看不到我,妳還…〕佐助的話都還沒說,紫櫻就拉著佐助和井美往教室跑去〔走吧!要是再不快點,會遲到的!〕〔等等啦!紫櫻!妳先說清楚佐助到底是誰啊?〕井美真的搞不懂紫櫻到底在做什麼,但紫櫻沒有回答,只是一直拉著他們直到跑到教室為止。 可是當到了教室,紫櫻的狀況並沒好轉,他竟然拉著佐助走上了他們班教室的講台上,大聲的為佐助自我介紹,介紹給大家認識〔紫櫻,妳到底在做什麼啦?〕好朋友井美實在看不下去了,便上台將紫櫻拉下來〔我在介紹我的好朋友啊!〕紫櫻的這句回答,真的是讓井美認為她瘋了〔妳瘋啦?紫櫻…妳身旁根本就沒有人〕井美很明確的告訴紫櫻〔井美,我是說真的,我知道妳很難相信,但是真的只是因為你們看不到他而已,他是真的一直站在我旁邊,佐助,你說是不是啊?〕紫櫻對佐助說著,但是在井美和其他同學眼裡紫櫻仍然是在對著空氣講話〔紫櫻,別說了…根本沒有一個人願意相信妳的話〕佐助實在不想因為他自己的關係,而害的紫櫻必須被人當成異類〔不行,我一定要繼續說才行!世鳴!你說,你會相信我說的對不對?〕紫櫻不聽佐助的勸告,便將話題目標轉向世鳴〔紫櫻,我…我雖然一向很挺妳,但是這次我是真的看不到妳所說的那個人…那妳要我怎麼相信妳呢?…〕世鳴這次真的不知自己該如何幫助紫櫻〔可是我說的是真的世鳴,你要相信我!〕紫櫻才講到一半,就有一個人先說了〔是嗎?佐藤紫櫻,原來妳是個怪胎啊!竟然認識異世界的東西,要不要我來幫妳清洗一下妳的腦袋啊?〕聽到這種諷刺的語氣,就知道是于暄〔倉木于暄,謝謝妳的好意!不過不需要,我現在非常清楚我現在在想什麼…就算你們沒有一個人願意相信我的話,我還是要說,因為他就真的站在我的身旁,我沒有說謊〕紫櫻雖然這麼說,但她身邊卻還是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相信她〔哼!少說謊了,我最討厭說謊的小孩,還是讓我來幫妳清洗一下腦袋吧!你們幾個把她帶到中庭去〕于暄命令著站在她身旁的幾位男生,把紫櫻架出去〔喂!你們要幹嘛啦!放開我!〕那些男生將紫櫻架起後,就往中庭走去,而紫櫻不斷的想掙脫,但是卻因為一個重心不穩而在中庭跌了一跤。 〔呵呵~好好笑喔!還跌倒啊?算了,算妳可憐,今天就先用水球幫妳清洗腦袋吧!然後等等再來個重頭戲,今天…可沒有人會救妳了,妳的兩位不相信妳的損友,已經被我的HONEY們給架住囉!所以自求多福吧,各位同學準備好了嗎?〕于暄用錢收買了許多同學,要他們拿著水球往紫櫻身上丟,丟越多的,錢就可以拿的越多,雖然這樣對她來說花了許多錢,但她卻可以洗淨這幾年來她對紫櫻的不滿,包括她今天一早得知的紫櫻和承宇上次一起出去的消息,一起發洩在此。 〔來囉佐藤紫櫻!RAEDY~GO!〕于暄才一聲令下,那些水球就像流星雨一樣的砲彈,就一顆顆的準確打在弱小的紫櫻身上,有時被水球打中一個重心不穩就會跌倒〔紫櫻!怎麼辦啊世鳴?!〕在一旁被架住的井美問著世鳴〔我怎麼會知道啊?!我們都被架住了,妳能怎麼辦?〕世鳴看到紫櫻被打的模樣,自己也很心疼,心想早知如此,自己就先相信紫櫻的話了〔可是我們不能看著她被打啊!我們要想辦法救她!快想想辦法啊!〕井美也快急死了,身為紫櫻的好友現在卻幫不上紫櫻任何一點忙,自己感到很沒有用〔妳問我,我問誰啊?!我自己也是腦袋空空想不出任何方法啊!〕世鳴也不知該如何是好,而此時的佐助也實在看不下去了,便跑向前,跑到紫櫻身旁。 〔妳到底在做什麼啊?妳根本就不需要為了我做到這種地步,他們根本就看不到我,妳又何必呢?〕佐助看著紫櫻現在無助的模樣,真的很心疼,而對紫櫻大聲說了些話〔為什麼不必!佐助,你是我的朋友,我就是因為在乎你的存在,才會這麼做,因為你很寂寞…我知道你很寂寞…所以,我想將我的朋友介紹你給認識,這樣你在這裡就不會感到寂寞了……〕紫櫻終於將她為何要這麼做的原因說出口,而這原因也讓佐助很吃驚〔原來…妳都知道…〕佐助這麼說後,只見紫櫻點點頭哭著說〔因為你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希望我能為你做到我能做的,至少在你總有一天要離開的時候……〕紫櫻所流的眼淚並不是因為她被水球打到的痛所流,而是為了她自己現在不穩定的情緒〔好…不哭了,對不起,我不應該大聲對妳說話的,對不起…〕佐助抱著紫櫻,拍了拍她的背,安慰著她。 但總是在這時就是會有人殺風景〔好了,佐藤紫櫻,重頭戲來囉!〕看不到佐助的于暄便對著紫櫻大喊著,然後就叫人提出了一桶跟大垃圾桶一樣大的水桶,裡面裝了滿滿的水和冰塊,要潑在紫櫻身上,,聽到于暄的聲音,佐助便慢慢放開紫櫻說〔我們快走吧,我並不需要這些朋友,這些會欺負妳的朋友,我不需要〕佐助說完後就準備要拉著紫櫻離開,但是因為紫櫻手上有水很滑,而造成佐助和紫櫻的手分開了,來不及將紫櫻拉走,害怕的紫櫻只有將自己眼睛緊閉著,低著頭不敢看前方。 灑…一整桶水就這樣潑了下來〔很冷吧?〕突然有個聲音這樣問著紫櫻,冷?應該要感覺到非常冰冷的紫櫻為何感覺到了一點點的溫暖,原以為被冰塊砸到會很痛…但是,為什麼現在一點感覺也沒有,麻木了嗎?紫櫻緩緩的將緊閉的眼睛張開〔承…承宇?!你…你怎麼會?〕紫櫻睜開眼睛就看到是承宇抱著她,替她擋下了被冰塊打下來的痛,替她擋下了大部分的冰水〔那麼冷的水…還值得妳被潑,可見…那位,我們看不見的朋友,對妳真的很重要〕承宇在紫櫻耳邊輕聲說了這些話〔承宇,你相信我說的話?〕紫櫻聽到了這句,真的很高興,似乎真的有人相信她所說的話了〔是啊…而且我還有點羨慕他〕承宇所說的這句話,讓紫櫻聽了真的是讓她剛剛降低的體溫都回升了呢! 〔好了,走吧!去把妳的身體弄乾,不然會感冒的〕承宇的話感覺好溫馨,讓紫櫻真的覺得她自己沒有白白的被欺負〔怎…怎麼會這樣啊?!〕于暄完完全全沒有料到,最後會是承宇出手救了紫櫻,這是不是同時也表示她在這場承宇爭奪戰中輸了呢? 承宇沒有對其他人說第二句話,就這樣直接拉著紫櫻離開了學校,而頓時的佐助就這樣看著紫櫻被帶走,也不知為何,心裡有種不悅〔我是怎麼了?現在的紫櫻一定很開心…她是我的好朋友,她高興我應該也要為她高興才對,可是我怎麼會一點也沒有高興的感覺…〕佐助知道現在紫櫻是正幸福時刻,他也應該為她高興,但是此刻的他卻高興不起來,反到心裡那種不悅的心情佔了大部分,佐助不管怎麼想也想不透,但是也不知為何,自己的步伐卻一步步的步向校門口,準備離開學校。 此時,紫櫻跟著承宇來到了承宇家…… ☆ To be continued(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